24小时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主页 > bet28365365备用网址 >

琛是多音字吗,琛字怎么读

时间:2019-01-07 作者:admin

以琛什么意思?

以琛是一个小说人物的名字。

出处:《何以笙箫默》

作者:顾漫

朝代:当代

角色:男主

角色介绍:

C大法学院大才子,英俊不凡,高大挺拔,眼神冷漠,自信沉着。

言情小说最受欢迎男主角之一,有“亿年修得何以琛”之说。 七年,是他停不下的等待,却已经给了她另一种命运。

大学时代的赵默笙阳光明媚,对何以琛一见倾心,开朗直率的她拔足倒追,终于使才气出众的他为她停留驻足…… 一段年少时的爱恋,牵出一生的缠绵。

被翻拍成电视剧后,何以琛的扮演者是罗云熙和钟汉良。

扩展资料:

何以琛经典语录:

1、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我不愿意将就。

2、我赌赵默笙。

3、如果三年后你注定要成为我女朋友,我何不提早行使我的权利呢?

4、赵默笙,你跑这么慢,我当初是怎么让你追上的?

5、我当时眼光不好,喜欢了就喜欢了,没有办法。

6、我一直很清醒,清醒的看着自己沉沦。

7、我从来没有招惹你,你为什么要来招惹我?既然招惹了,为什么半途而废?

8、你是我的sunshine,是我想拒绝也拒绝不了的阳光。

9、我输了,经过那么多年,我还是输给了你,一败涂地。

10、从现在开始,就算我们一辈子相互折磨,我都不会放过你。

琛繁体字怎么写

琛的繁体字:跟简体是一样的。

琛的读音:[chēn]

详细释义:〈名〉

  • (形声。从玉,罙声。本义:珍宝)

  • 同本义。常作贡物

    琛,宝也。——《说文新附》

    来献其琛。——《诗·鲁颂·泮水》

    献琛执贽。——张衡《东京赋》

    其琛赂则琨瑶之阜。——左思《吴都赋》

  • 又如:琛贡(珍宝贡品);琛宝(珠宝)

  • 玉。如:琛册(玉册);琛贝(珠玉);琛板(玉笏)

琛有关的诗句:

1,保寿乐(曹勋)

和气暖回元日,四海充庭琛贡至。仗卫俨东朝,郁郁葱葱,响传环佩。凤历无穷,庆慈闱上寿,皇情与天俱喜。念永锡难老,在昔难比。六宫嫔嫱罗绮。奉圣德、坤宁俱备。箫韶动钧奏,花似锦,广筵启。同祝宴赏处,从教月明风细。亿载享温凊,长生久视。

2,醉蓬莱(程珌)

望皇都清晓,瑞日祥烟,洞开阊阖。一朵红云,映重瞳日月。万岁山高,九霞杯暖,正想宸游洽。绝塞庭琛,重闱天笑,年年仙阙。韶凤徘徊,蒲鱼演漾,镐酒恩浓,龙蟠建业。玉琢麟符,分付人中杰。奠国安民,持将祝寿,乐作君臣悦。看取头厅,押班称贺,明年天节。

3,风疾舟中伏枕(杜甫)

轩辕休制律,虞舜罢弹琴。尚错雄鸣管,犹伤半死心。
圣贤名古邈,羁旅病年侵。舟泊常依震,湖平早见参。
如闻马融笛,若倚仲宣襟。故国悲寒望,群云惨岁阴。
水乡霾白屋,枫岸叠青岑。郁郁冬炎瘴,濛濛雨滞淫。
鼓迎非祭鬼,弹落似鸮禽。兴尽才无闷,愁来遽不禁。
生涯相汩没,时物自萧森。疑惑尊中弩,淹留冠上簪。
牵裾惊魏帝,投阁为刘歆。狂走终奚适,微才谢所钦。
吾安藜不糁,汝贵玉为琛。乌几重重缚,鹑衣寸寸针。
哀伤同庾信,述作异陈琳。十暑岷山葛,三霜楚户砧。
叨陪锦帐座,久放白头吟。反朴时难遇,忘机陆易沈。
应过数粒食,得近四知金。春草封归恨,源花费独寻。
转蓬忧悄悄,行药病涔涔。瘗夭追潘岳,持危觅邓林。
蹉跎翻学步,感激在知音。却假苏张舌,高夸周宋镡。
纳流迷浩汗,峻址得嶔崟。城府开清旭,松筠起碧浔。
披颜争倩倩,逸足竞駸駸。朗鉴存愚直,皇天实照临。
公孙仍恃险,侯景未生擒。书信中原阔,干戈北斗深。
畏人千里井,问俗九州箴。战血流依旧,军声动至今。
葛洪尸定解,许靖力还任。家事丹砂诀,无成涕作霖。

4奉送职方崔员外摄中丞新罗册使(窦常)

帝命海东使,人行天一涯。辨方知木德,开国有金家。
册拜申恩重,留欢作限赊。顺风鲸浪热,初日锦帆斜。
夜色潜然火,秋期独往槎。慰安皆喻旨,忠信自无瑕。
发美童年髻,簪香子月花。便随琛赆入,正朔在中华。

5,杂曲歌辞·游子吟(顾况)

故枥思疲马,故窠思迷禽。浮云蔽我乡,踯躅游子吟。
游子悲久滞,浮云郁东岑。客堂无丝桐,落叶如秋霖。
艰哉远游子,所以悲滞淫。一为浮云词,愤塞谁能禁。
驰归百年内,唯愿展所钦。胡为不归欤,坐使年病侵。
未老霜绕鬓,非狂火烧心。太行何难哉,北斗不可斟。
夜静星河出,耿耿辰与参。佳人夐青天,尺素重于金。
泬寥群动异,眇默诸境森。苔衣上闲阶,蟋蟀催寒砧。
立身计几误,道险无容针。三年不还家,万里遗锦衾。
梦魂无重阻,离忧罔古今。胡为不归欤,辜负匣中琴。
腰下是何物,牵缠旷登寻。朝与名山期,夕宿楚水阴。
楚水殊演漾,名山窅岖嶔。客从洞庭来,婉娈潇湘深。
橘柚在南国,鸿雁遗秋音。下有碧草洲,上有青橘林。
引烛窥洞穴,凌波睥天琛。蒲荷影参差,凫鹤雏淋涔。
浩歌惜芳杜,散发轻华簪。胡为不归欤,泪下沾衣襟。
鸢飞戾霄汉,蝼蚁制鳣鱏。赫赫大圣朝,日月光照临。
圣主虽启迪,奇人分湮沈。层城登云韶,王府锵球琳。
鹿鸣志丰草,况复虞人箴。

何以琛的细节评论

(《这样一个以琛》络于)
1.那是以琛的笔迹,用黑色钢笔写着——my sunshine!
——那是第一回见到爱情的理由,如果思念一定要一个缘由,那么就是曾经你是他心中唯有的光芒,穿过了萧索的冷然,一路走到了他的眼底他的心里。
2.他的确英俊不凡,气宇轩昂,剪裁合体的西装衬托出高大挺拔的身 材,和以前一样的自信沉着,但又多了几分凌人的气势。
3.以琛从书中抬头,目光清明地说:“我知道。”
以琛神色自若地回答:“因为那是我传的。”
4.何以琛站在十楼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奇怪自己怎么会有了欣赏夕阳的心情。
也许,因为她回来了。
5.“那么这个人就是他的不冷静、不理智、不客观。”
——爱情中,最动容,是要为红颜瓦解淡然,是要为伊人抛开沉稳,于是也只是一个芸芸众生里的凡人。
6.良久,才听到他暗哑的声音。“我输了。”
“经过那么多年,我还是输给了你,一败涂地。”
沉默,然后他猛地推开她,漂亮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着狼狈和恼怒,冷冷地清醒地说:“我不是喝醉了,我是疯了。”
7.蓦地,他低下头,冰冷的唇碰上她的,一触就走,深沉难解的目光纠缠住她,低低地说:“默笙,我很清醒。” 一直。很清醒地看着自己,沉沦。
8.向恒笑起来,难得见他这么沉不住气,“我们的赵小学妹回来了?”
以琛扬眉。“你怎么知道?”他反常得这么明显吗?
9.“怎么解释?”以琛的身形定住了,挺拔宽阔的背影在这一刻看来那么寂寞,涩涩的声音在夜风中分外清晰,“连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我至今仍在怀疑,当年我的那些话,是不是正好给了你远走高飞的理由。”
10.以琛的声音宛如从地狱中来的冷酷犀利,“你连问都没问就判了我的死刑,赵默笙,你猜猜我这几年有多恨你?”
“我从来没有招惹你,你为什么要来招惹我?既然招惹了,为什么半途而废?”
——没有相扶相守的曾经,又哪来不能平下的怨恨?因为你给了温暖,又硬生生折断,让习惯了不再独守寒冷的自己又怎么办?因为你踏破了心湖里从来的平平静静,又转身就离开,让被遗弃的波光粼粼再怎么回复到安宁?
11.“我现在只想问你,”以琛渐渐平静,灼人的视线盯住她,“如果当时你知道这一切,你还会不会走?”
以琛明白了,倏地将她放开,眼中的失望和怒意简直可以将她生生凌迟。
——这是他的纠结,永世也无法放下的怨愁,为什么她可以走得那么没有留恋,而他却放不下分毫?那般被你纠缠都可以轻易地放弃,真的就只是自己当年破口而出的冰凉嘲讽?当她的心意摊开,才知道失望和愤怒可以这样深切,这样让人心情透凉。
12.“你现在要不要回到我身边?”以琛有些僵硬地说。
——这一句最心酸。纵使以为她当年离开得义无反顾,纵使以为她薄情负他,还是开口,不顾尊严不究过往,要她的一个回头。
13.他的话被默笙轻轻打断。“我结过婚了。”
话音猛然煞住,以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一字一字清晰无比地问:“你说什么?”
以琛脸色冷冽阴沉,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可以把周围的空气都冻住,他恶狠狠地瞪着她,仿佛随时会伸出手把她掐死。
“赵默笙,我是疯了才会这样让你践踏。”
——最心痛在这里:我是疯了才会这样让你践踏。七年,是他停不下的等待,却已经给了她另一种命运。他何以琛空有一个痴情的灵魂,却其实没有了痴情的立场,爱情里头都是伤痛,思念之间都是难堪,这个他等了七个春夏的默笙,居然已经嫁为他妇,又要叫等待里的他情何以堪?
那个年轻律师一向冷静的表情好像有点恍惚和神不守舍,依稀仿佛听到他说,“这算不算站在了显眼的地方?”
14.他低声的自语,“那就是很多人看到……”
——一点微妙的心情,以为站在显眼处还能让她看见,还能重逢她的痴缠,他找不到她,只好努力让她找见。这么一点几乎幼稚的执拗,观者看着满满是心酸。中间有他常驻心头的想念和不会忘怀的,她的可能出现。
15.可是那次他却在我们纷纷下注后突然说——‘我赌赵默笙’。”
可是以琛却渐渐像个正常的二十岁大男生,他时常会被你气得跳脚,也会一时高兴就任我们差遣把一个宿舍的衣服都洗掉。
——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以琛的告白。用最与爱情无关的五个字,清楚地告诉别人,这个和其他人不一样的赵默笙。初初的心动在这里,以琛第一次开口的温柔,从此放她不下,从此再没有来去自如的潇洒,却也是心甘情愿的沉沦。这个赌,赌上了他的一生。这个再不能一直沉稳的以琛,这个开始有大男孩心性的以琛,明明闪耀着绚丽的阳光,可爱平添了几分。
16.以琛凶凶地瞪了她半天,最后挫败地说:“算了!你闭上眼睛。”
她闭上眼睛,然后他低头吻了她,那是他们的初吻。
——见到了一点浪漫,他们的初吻。这个带点别扭的大男生和正沮丧中的小女子,第一回的亲密,忍不住的柔软了心情,忍不住地觉出淡淡的又真实的幸福。
17.写得很凌乱的诗句,从那潦草的字迹可以想像出下笔的人当时的心情是多么的烦躁苦闷。
悄悄,是离别的笙箫,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失去的惶恐,不甘,思念的愁苦,艰难,都只在笔端的纷乱里发泄。凌乱的心境,无措的情绪,得不到宣泄的厚重感情,想要消磨想要淡去,一遍遍沉吟诗句一遍遍咀嚼她的名,却还是消散不开的纠缠,还是停不下来的、想念。
18.“若非她给我重重的一击,我怎么会彻底的清醒。”
“我和她已经彻底结束了。不,应该说,我的一厢情愿彻底结束了。”
其实他何尝不是疲惫万分,只是他太需要这种忙碌。
——一厢情愿。原来这个男子心里还这么定义过自己的感情,他也有不确定。不论再骄傲,他也不知道,当初让他的世界充满花香的那个女子是否还执着依旧,是否还在时光冲刷中还残留着当初的那份温柔,和坚持。
19.很熟悉的赖皮劲儿,以琛发现自己竟然可耻地怀念着。
每一个表情都清晰得历历在目,清晰得让他下一刻就会心软。
——原来爱着是这样,是还记得你顽皮的一个眼神,是太容易柔软下立场,是不论分开多远错过多久,还依旧有你的喜怒哀乐在心头,依旧,你的每一个表情还清晰如昨。
20.“给我一个理由。”他看着前方说。
“告诉我,你爱我。”
“行了!”他突然又粗暴地打断她:“不要说了!”
半晌,他说:“你走吧。我明天给你答复。”
——什么时候卑微到连一句相爱都要开口相求?只因为不能相信,不能肯定,是不是你的爱情还没有被时光消弭被距离淡去。但还是不能放你走,因为一个看来简单的潇洒放手,却是要以无数的落寞无数的失意,和后半生的笑容,来殉葬来付出代价。
21.“赵默笙,我从来没有招惹过你,你为什么要来招惹我,既然招惹了,为什么又要半途而废?”
——很少可以见到以琛放下淡雅,一见却是如此伤痛。这一句的苦楚无助,好像已经后悔了心动。他原能够一直冷清,若没有她出现过。只是她让他尝了温暖的滋味,却又把他抛弃在今非昔比的落魄之中。原以为真的是淡雅宁静的性格,却不知道如果没有你带来的喧闹,身遭还是太死寂。也许从来孤独不难,难的是,曾经热闹过,却只留下一个喧闹散去的寂寥。闭上眼,仿佛还有往昔的噪杂,开眸却只剩了凄凉。我从来没有招惹过你,满满是委屈是愤恨,恨你招惹了平平静静的心情,却又不份责任地半路逃走。
22.莫名其妙地就想起她,第一次见到她,也是这样的白光一闪,然后就看到一个女孩举着相机笑眯眯地看着他。
她一开始被他瞪得有点心虚,但立刻理直气壮起来,恶人先告状地说:“喂,我好好的拍风景,你为什么突然冒出来?”
“你不是要拍风景吗?我把它还给你。”
“你还没有告诉我名字,系别啊。”她无辜地说。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把照片给你呢?”
“那我只好洗出来以后到处去问啦。”
“虽然全校有好几万人,可是有志者,事竟成,我一个个的去问,总会问到的。”
以琛咬牙切齿:“何以琛,国际法二年级。”说完转身离开,走老远还能听到她的笑声。
——空间上离得她很远,精神上却在咫尺之间。她在他心上最显眼的地方。所以会有她的一颦一笑涌来,情不自禁。这种相思,来得没有缘由,来得顺其自然,又真的来势汹汹。有记忆里一点不曾淡下的她的音容笑貌,她伶牙俐齿的诡辩,她淘气顽皮的借口,她的一点开朗,她的一点厚颜,和她最真最干净的笑容。
23.照片上的他在夕阳下沉思:“你看你看,我第一次把光影效果处理得这么好呢!你看到阳光穿过树叶了吗?”
而他却是一抬头,在她的脸上看到了跳跃着的阳光,那样蛮不讲理,连个招呼都不打的穿过重重阴霾照进他心底,他甚至来不及拒绝。
——他只让她缠,他只不嫌她烦,他推不开她的理由,原来一开始就已生根发芽,然后茁壮成长。她是他的sunshine,是他想拒绝也拒绝不了的阳光,温暖并且霸道,直闯心房。只是以琛,如果早知道心动的下场不仅是随后的头疼加无奈,更是七年的行尸走肉,你还要不要这个心动?只是当她走到你的面前,进入你的视线,大概也是心不由己了,这个情有独钟。
24.“我送你过去。”
“我去X区法院,正好顺路。”
他转回视线,漠漠然的声音。“中午我应该不在。”
事实上,早晨也不在。
——这个以琛还可以这么可爱,一点别扭的宠溺,一点不说出口的真心,和一点不动声色的留恋。顺路,理由是假的,观众心里却是真感动。这个连温柔都给得要一点伪装的以琛,其实更忍不住要心动。
老袁有时候不得不佩服这个师弟,广州的事情要在一星期之内解决本来就嫌紧凑,他居然能提前一天完成,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25.“要不是知道你跟我一样是孤家寡人,我都要怀疑你是赶着回来陪老婆了。”
本来在文件上匀速书写着的钢笔猛地一顿,在纸上划出重重的一道痕迹。
——男子如要真的让人心折,首要自强,不少进取。以琛的举重若轻,以琛的手腕手段,忍不住要敬佩,忍不住要仰赖。陪老婆,老袁难得有这么妙的一语中的,虽然本人并未意识到。那蓦然不能掌控的腕力,那纸上留下的突兀痕迹,就是以琛的羞涩,以为海枯石烂也见不着的,以琛被人心事说中的难得羞窘。
26.而在赵默笙离开的七年中,他又多少次数到九百九十九?
不是没想过放弃,只是始终没办法数到一千。
——感情里谁都有一点孩子气,谁能忘了理性,都一点点的任性。来回无数遍的九百九十九,是放不开手的缘由。那个始终藏在心底说不出口的一千,是他们还不愿斩断的牵连,是纵使时光于尘世里搁下天堑,也无能为力去割断的情缘。所以不数一千,要留着牵念,还想再续前缘。等待,是还不能放手,只好任由期盼在时光流走中自由生长,其实对于拒绝或停止都无能为力。
27.“走吧。”他突然迈开步子走在前面,抑制那种在心底暗暗漾开的心情,那因为她小小的心思,因为她那句“My husband”而荡起的涟漪。
——喜悦可以来得如此简单,只是她微妙的心意,是她一句属于他的称呼,就可以在心湖里荡漾成潋滟的起伏,这么美好这么珍贵。以琛,你是害羞了吗?还是幸福来得太突然,反倒只能手足无措?
28.他每次来都点,为什么呢?
以琛沉默,久久开口,寥寥的四个字。“盛情难却。”
——一点点剥开过往,思念是这样,是怀念对方的喜好,是要品尝她爱品尝的滋味,只是曾经相依偎,再来时却只剩孤影,哪堪世事变迁独独留下孤寂?
29.以琛看着她,眼中闪着奇异的光。“你要等我?”
“事务所里有备用的,你不用等我。”他收回在她身上的眸光,说不清是失望还是什么,语气更淡了,甚至带了点自嘲。“我也不习惯让人等。”
从来回去,都是一室冷清。
——从来回去,都是一室清冷。每天跟着繁忙的人群开始忙碌,每天在同样的车流里回去,只是那个代表亲情和温馨的家里只有空茫茫的安静,没有一个谁可以陪他吃饭,会为他整理好衣物,会开心的迎接他的归去。不习惯,怕习惯之后就要有所期待就要更多依赖,宁可守着冷清的平静,也受不住愿望死去的沮丧。
30.这么冷的天就睡在沙发上,她有没有脑子?
明明又气又恼,却只能弯下身,小心翼翼地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
软软的身躯填满他空虚的怀抱,温暖的气息轻悄地呼吸在他冰冷的西装上。
这些年,从来不敢幻想有这么一天,她又是这样触手可及,一伸手,一低头,默笙就完全属于他。
她却是自己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头往他怀里埋了埋,更深地睡去,浑然不知有人因为她小小的动静而心潮起伏。
她……唉,以琛暗暗叹息,那越来越柔软的心情再也控制不住了。
——其实他要的是这么简单,只是希望一个低头一个伸手,她就触手可及;只是每一个日落或月下,每一个归家,可以有着温暖的灯光,灯光里有一个身影在等待着他。所以埋怨里也都是幸福,都是满足。
31.手肘推开卧室的门,把她放在床上,她在睡衣外面加了件开襟毛衣,以琛犹豫了一下,还是动手帮她脱掉,扣子一个一个解开,呼吸竟渐渐有点乱了。
轻轻地托起她,把外衣从手臂中褪下,隔着睡衣,那背上柔软肌肤的触感也让他心跳快得不能自抑。
扯过被子来帮她盖好,以琛迅速地起身走开。
再呆下去,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用某种方法吵醒她。
——以琛的情不自禁,竟要这样可爱,为她错了心跳乱了呼吸,她在他的眼里在他的心上。亲密,可以剥离情色,就剩了相濡以沫的温暖,这个怀中的女子,这个他的妻子,这个他忍不住想要亲近的默笙……
32.“很忙?”
“还好。”事实上快忙疯了,而他会这么忙,完全是因为前些日子某人害他发神经。
——昔日是挣扎,当愿望不再只能流放,所以就褪去酸涩,只有可爱。发神经,三个字,妙不可言。
以琛笑笑。“老周,难道你要我搞婚外情不成?”
33.挂了电话,以琛看向正在一旁埋头苦干的默笙。
又咬笔头。
屡教不改的坏习惯!
——这句埋怨甚可爱,他们点点滴滴的过往,以琛哪是不在意?无意之间都会忆起,曾经她的一点小习惯她的凝眉她的开怀,以为他平和不动声色,其实他记住了她的每一个眉宇纠结每一次笑颜流泻。
34.然后身后突然响起以琛的声音。“默笙,你写错了。”他看着她,眼睛在笑。
“笔画顺序错了,‘何’右边的‘可’应该先写里面的‘口’,最后才是竖勾……来,再写一遍。”
——大男孩心性,这里是其一。向来稳重有致,向来一丝不苟,向来圆润却不乏肃然,只是面对她,以琛也可以淘气不管形象,可以有那么一点随心所欲的开怀,兴之所至的随意。默笙,我只捉弄你,捉弄是因为爱你,因为是你所以才能无所顾忌。
35.“为什么不接电话?”以琛沉沉地问,指间燃着一点红亮。
没电了?是这样。以琛好像突然放松了下来,声音顿时带了点疲倦。
——他藏不起的,是担忧和在意。害怕你在我未知的地域面对意外,害怕你又一次从我的生命中离开。起起落落不能安宁的心,是因为你还没有归来,等待和期盼,最伤神、最伤身。
36.放开她?
休想!
用力一拉,她便落入他怀中。以琛俯下头,狠狠地吻住她,不温柔的,激烈而愤怒。
那种吻法简直是要把她整个人都吞下去,连呼吸的余地都吝啬于给她。横在她腰间的手臂越收越紧,仿佛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从此成为他的一部分。
——他好似有太多消弭不尽的愤怒。其实伤痛往往由人心度量,越是不能释怀,越是说明曾经伤得多么深切多么无助。纠缠,若没有温存,若不是为了发泄,大抵就更多了心情的辗转。最好把她系在自己的身上,从此无法远走,不用担惊受怕不用惶恐纠结。狂放,当然可以用欲望做理由,但其实更像惧怕,惧怕她的拒绝惧怕她的不见。他不是不想温柔,他只是伤到深处,以没有了温柔的力气和勇气。
37.他吸吮着她娇嫩的肌肤,强迫地在她身上留下他的印记,强制而直接的动作让默笙浅浅地抽气。
“……痛。”
以琛的动作稍稍顿住。痛?她也懂得什么叫痛吗?
痛是午夜梦回后抓不住她轻颦浅笑的巨大空洞,是无论做什么事都会莫名其妙的失神,是每一次成功的喜悦后随之而来的更多的寂寥……
她怎么会懂!
那些时候,默笙,你在另一个人的怀抱里。
——有什么样的词句把痛字诠释的最真,大概就是这样,“午夜梦回后抓不住她轻颦浅笑的巨大空洞,是无论做什么事都会莫名其妙的失神,是每一次成功的喜悦后随之而来的更多的寂寥”,以琛身上的空洞失神和寂寥,漫漫笔端的尽致快意和精到,仿佛说清了这个世界上最沉郁的痛楚,那是不能摆脱的空虚不能埋藏的落寞不能看见那个人的心愿难平。何况当下又多了蚀心蚀骨的嫉妒,更是愤怒更有苦痛逼仄上心头。
38.一枚很朴素的铂金戒指,简单之极的设计,没什么华丽的花样,只有其一圈细小的钻石镶嵌在戒身细腻的纹路中,看起来却出乎意料的优雅大方。
“你什么时候买的?”
“不记得了。”时间太长了,“昨天晚上找出来的。”
——实而不华,一如以琛的感情,厚重深沉却未必有天花乱坠。时间太长了,猛然想起以琛曾经那个想要毕业就结婚的愿望,原来那枚戒指,代表着他一早就要她做他的妻的心愿,一直代表着他要等回她的坚持。岁月划去,才知道当初的失去已经经过了这么多的沧桑,已经耗去了这么多年华,若是赵默笙没有离开,他们本该就有的幸拥抱温暖,却一直孤独至今。
39. “哦……”默笙立刻开始报告行踪,没话说的时候以琛总会不经意地提起另一个话题,一个电话居然打了将近一小时,挂了电话,默笙还沉浸在刚刚的电话中。
而那边的以琛挂了电话,拿起钢笔,却迟迟没有写一个字。
说了那么久都没有咳嗽,她的感冒应该好得差不多了。
——以琛的体贴和细心。这样的守护太平静太没有声音,却又是守护得那般有声有色。会为你无言窘迫时提起话题,会为你闲话许久只为了然你已健康无忧,会在与你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为你想念,为你担忧。大概,得夫若此,已不用他求。
40.“不,恰恰相反。”以琛摇头。“她一点都不优秀,念书的时候成绩马马虎虎成天只想着玩,个性丢三落四,十分叫人头痛。”遗憾的是似乎她还是这样,年纪都不知道被她长到哪里去了。
以琛浅笑,客观地说:“还不错,不过比她漂亮的人也不少。”
气质?哪有!以琛叹息。
“她很吵。”吵到他开始几年一闭上眼睛就可以听到她在他耳边叫“以琛以琛以琛”,可睁开眼却是一片虚无。恨她,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从以琛口中听到默笙的摸样,简单直接,又是那么可爱。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爱情有着幻想,而看透你的性子熟知你的习性,那样的爱情不免更加真实。从来优雅圆润的以琛,曾会对谁有这么不经修饰的品评,会有这么没有距离的真情流露?她的淘气她的聒噪她的粘人,挂在口上仿佛是抱怨,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是以琛最憧憬的幸福。
以琛这样看似温和实则执着的性子,也真的只有情到深处才会无所顾忌,那个最爱的人——他和她之间不要有藩篱。
41. “那何律师为什么喜欢她呢?”
为什么?以琛也想不明白。
也许是因为她叽叽喳喳的声音填满了他空虚的心灵;也许是因为她明明不喜欢上自习却硬撑着陪他,结果一不小心睡着了,口水浸湿了他半本刑法书;也许是因为她自己英语四级没过却还兴高采烈地拉着他庆祝他六级得了优秀,不过那次她被他训得很惨,女友不教,他之过……
以琛微微一笑,万分无奈的样子。“那时候我眼光不好,喜欢了就喜欢了,没有办法。”
——跟着记忆去找爱情的痕迹,原来曾经并不追究动心的缘由,原来只是记着点点滴滴,然后舍不得忘记。她为他带来的喧闹,她为他相陪,为他感受情绪与他分享得意……没有办法,这样的她,要怎么隔开距离? 因为是你,所以忘记了世俗的评判标准,可以把大家眼中不优秀不最美丽的你当作最重要的人,可以想念牵挂,也会无奈无力,只是纵有百般的陌生情绪会因你而起,也从没有想过放弃。
42.唉!以琛叹气,伸手拿过床那边的衣服。“我早就习惯了。我先出去,你穿好衣服出来。”
——早就习惯你的迷糊麻烦,很认命地承受别人的质疑不解,这就是以琛的宠溺。
43.他感慨地说,“这七年,你心里真的一点不介意了?”
“你想我怎么回答?”以琛点燃烟,眼眸里思绪沉淀。“我分得清什么最重要。”
“还记得你第一次抽烟是什么感觉?”
怎么会不记得,那时候默笙没走多久,他已经堕落到靠烟酒麻醉自己。以琛弹了弹手中的烟,“那时候觉得这真是个好东西,让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可做的事。”
——最重要是能够由今天的温暖填补经年的空虚,是漫漫七年无法给予的心满意足,是她依赖在身边的触手可及呼吸可闻。其实哪会不介意?那么漫长的心伤无依,若是能在一朝一夕里消弭,大概本身就称不上真的凄苦真的伤痛,她当年远走时的情绪还在心头无比清晰,那时的落魄疼痛,那时的不能承受,那时甚至只能麻痹自己。
44.“没什么。”以琛的声音蓦的有点哑了。
没什么才怪。
那个夜晚,默笙总算体会到了什么叫“小别胜新婚”。
——藏在观众背后的缠绵,似乎更是韵味生动,所以我们会忍不住弯起唇角。
45.“以琛你教我,以后我煮给你吃。”
温热的拥抱,好像要把他心底最后的那一点涩意都蒸发。
——默笙,这样的以琛,何止是你的心疼?寄人篱下,没有过经历的人永远不会感受深切那种距离之外的自怜和自强。只是这样的以琛,其实不需要我们的心疼,他需要的只是身后那个温热的拥抱,只是那个让生命真正喧闹的声音。从此,不寂寞。
46.就这样吧,以琛想。
过去的就让它永远过去,再也不去在意。
因为他已经是如此的累。
如此的,迫不及待想要幸福。
——那么妥协的以琛,是第一次看到在愤恨中硬生生地转化成温柔。过去的再不介意,饶是这么不能妥协不能将就不能放开立场的男子,终于也在伊人面前瓦解了坚持,他,只要一个幸福的当下,即使往昔苦愁,会不时侵扰心绪,也会以十二万分的努力压抑暴虐,给你我修饰后的柔情。
47.外人看到的何以琛既年又成功,让人羡慕不已,却不知道他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花了多少心力。没有背景的他,要奋斗到今天的局面,肯定很艰难吧,可是他最艰难的时候,她却不在他身边……
——漫漫擅长于三言两语道尽人生各种悲苦,却留下更多回味无穷。以琛的艰难,一直在我们没有看见的地方,不论七年相思,包括从背景平淡到受人尊崇的努力,然而愈是晦涩,我们往往更要纠结和介意,当年以琛的辛苦和难以开怀,当年以琛独自吞咽的不容易。
48.以前好像就这样,走在校园里,以琛总是众人注目的焦点,而他却总是一副漠然的样子,好像对那些目光一点感觉都没有,默笙扯了下他的袖子:“以琛,你不觉得有人在看你吗?”
以琛看了她一眼,“走路的时候别东张西望。”
默笙闭嘴。不解风情者,大概以此人为最。
——这一直是以琛的作风,不在他心上的,一屑不顾。以琛的这种自我、有度。
49.这支稍嫌幼稚的铃声是默笙在以琛忙得没空理她,拿着他的手机玩游戏时顺便挑的,以琛听了虽然皱眉很久,却一直没换回去。
——读到这里很动容,原来以琛这么珍惜,这么珍惜她在他的生活中留下更多的痕迹,要他的生命里渐渐拥有她存在的印记,曾经冷冷清清,从此两厢交融。
50.“你讨厌别人缠你?当初赵默笙你怎么不讨厌?”
“那不同。”那时候的何以琛这样说,寥寥的三个字,很平淡的语调。
也许是——他给赵默笙机会缠他,却不给别人机会。
——对以琛的喜欢和欣赏,积累在点滴之间,诚然最爱他的深情,然而细节处更见动容。例如他的分寸,他的寡言,甚至于他的一点别扭。那不同,那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默笙,初初相见,就是他寻访期盼了一辈子阳光,不顾他的意愿只在眼眸相凝那个瞬间已穿过他心底的阴霾,照亮他最悲苦的阴暗。淡然不是不在乎,平淡不是可有可无,会这么沉静,是因为心中笃定,不能将就,只有承受。
51.这其实不符合他的性格。但是,碰到默笙,总有意外。
——看过那么多次默笙面前,以琛的特别,仍旧不住为这句坦白的交代心里一动。这不是以琛的性格,这只是遇见默笙以后,以琛渐渐凝聚的不同。
52.“以琛,我居然一点也不难过,我以为说起这些会很难过的。”
以琛静静的说:“你有我了。”
——万千情绪,各种珍爱,只为你承诺一句:你已有我。
53.“这么大还撒娇会被人笑的。”以琛低下头在她耳边说。
随她去了。以琛无可奈何地任她抱着,苦笑着接受行人或暧昧或羡慕的目光。
下着小雪的夜晚,人来人往的闹市街头,第一次,觉得圣诞是个节日。
——这里依稀是年少时相处的影子,以琛的无奈和纵容,只是这时多了曾经失去的珍重,多了再度拥有的感激。人来人往的街头,他路过了无数次,却没有像过这一次,可以被别人或羡慕或嫉妒,可以有心情体会节日的不同。
54.她陷在他怀里,被他扣住了腰,笑嘻嘻地想爬起来,手撑在他胸膛上,沐浴后的清香盈满他鼻间……
以琛有刹那间的沉迷。
这一切都是他的渴求,从今以后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手。
——这是少数时候,何以的爱情以亲昵的面貌出现。肌肤相触,探臂为怀。再没有比身体更远的距离,也没有比心更近的相知。以琛的承诺,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
55.她起身走向门口,手快握上门把时,却听到那个一直咄咄逼人的年轻人平淡如水的陈述。
“他们给我十年,我要默笙一辈子。”声音中充斥着一种说不出的疲惫,他顿了顿说,“我屈从于现实的温暖。”
“默笙爱胡思乱想,这些事情,请不要让她察觉。”
——远去的记忆里有十年飘渺的亲情,感触正浓的当下有正在身边并打算与伊偕老的默笙。孰轻孰重。他们给了他十年,童年里最起源的父母之爱,逝者之后,他唯想要的是默笙这一辈子的相伴。

起名字段什么琛好听

段昱琛
段丁琛
段镇琛
段玉琛
段仁琛
段飞琛
段光琛
段崇琛
段孝琛
段人琛
段鸣琛
段城琛
段朗琛
段世琛
段为琛
段浚琛
段济琛
段雅琛
段思琛
段骐琛
段声琛
段承琛
段亚琛
段宜琛
段来琛
段虎琛
段积琛
段凡琛
段佑琛
段昭琛
段水琛
段高琛
段栩琛
段凌琛
段力琛
段劲琛
段琳琛
段善琛
段森琛
段德琛
段秋琛
段添琛
段传琛
段蔚琛
段焕琛
段雪琛
段桐琛
段晓琛
段秀琛
段雄琛
段裕琛
段绍琛
段宗琛
段道琛
段长琛
段勋琛
段远琛
段义琛
段亮琛
段悦琛
段和琛
段易琛
段钦琛
段泊琛
段友琛
段欣琛
段恒琛
段亦琛
段如琛
段相琛
段久琛
段有琛
段琪琛
段心琛
段鑫琛
段小琛
段禹琛
段宁琛
段忻琛
段运琛
段以琛
段修琛
段灵琛
段彤琛
段汉琛
段孟琛
段铭琛
段厚琛
段潇琛
段晨琛
段朋琛
段津琛
段胤琛
段震琛
段仕琛
段懿琛
段波琛
段知琛
段望琛
段利琛
段恺琛
段礼琛
段烁琛
段屹琛
段延琛
段洛琛
段鹤琛
段予琛
段富琛
段琛琛
段峥琛
段学琛
段强琛
段月琛
段士琛
段楚琛
段炜琛
段彦琛
段沐琛
段岚琛

琛怎么读什么意思

读音:chēn

意思:

1.形声。从玉,罙声。本义:珍宝

2.同本义。常作贡物。

3.又如:琛贡(珍宝贡品);琛宝(珠宝)。

造句:

1.撕毁乌特勒支和约,在奥地利是撕毁亚琛和约,现在看来是唾手可得了。

2.巴伐利亚人在第二回合1 : 2输给了亚琛队。

3.您对亚琛学生公寓感兴趣吗?

4.山琛水宝,由兹自出。

5.不是每个人都似何以琛能守得漫长寂寞。

琛字怎么读

琛: [chēn] 珍宝:~宝。天~(天然的宝物)。笔画数:12; 部首:王;【琛的意思】琛 <名>(形声。从玉,罙声。本义:珍宝)同本义。常作贡物【名】(形声。从玉,罙声。本义:珍宝)同本义。常作贡物〖treasure〗未经雕琢的宝玉/美玉——舒新城《辞海》琛,宝也。——《说文新附》来献其琛。——《诗·鲁颂·泮水》献琛执贽。——张衡《东京赋》其琛赂则琨瑶之阜。——左思《吴都赋》又如:琛贡(珍宝贡品);琛宝(珠宝)玉〖jade〗。如:琛册(玉册);琛贝(珠玉);琛板(玉笏)【望采纳】

琛怎么组词

  1. 献琛[xiàn chēn] 

    进献珍宝。表示臣服。

  2. 琛贝[chēn bèi] 

    犹珠玉。

  3. 琛缡[chēn lí] 

    玉带。

  4. 灵琛[líng chēn] 

    珍宝。比喻优秀的文学作品。

  5. 琛册[chēn cè] 

    玉册。

  6. 琛帛[chēn bó] 

    玉帛。

  7. 山琛[shān chēn] 

    山中出产的珍宝。

  8. 琛丽[chēn lì] 

    珍美;瑰丽。

  9. 遐琛[xiá chēn] 

    远方的珍宝。

  10. 琛琲[chēn bèi] 

    珠宝。 

琛的意思,琛怎么读,琛字的解释

琛(chēn)

1.释义

珍宝:~宝。天~(天然的宝物)。

2.详细释义

3.组词

~寳,楚~,~賮,海~,~賨,~板,~贡,天~,~琲,贡~。

详细解释:

1.珍宝

同本义。常作贡物

未经雕琢的宝玉/美玉--舒新城《辞海》

琛,宝也。--《说文新附》

来献其琛。--《诗·鲁颂·泮水》

献琛执贽。--张衡《东京赋》

其琛赂则琨瑶之阜。--左思《吴都赋》

又如:琛贡(珍宝贡品);琛宝(珠宝)

2.玉

如:琛册(玉册);琛贝(珠玉);琛板(玉笏)


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访问: 【bet28365365备用网址】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地址:

电话:

邮箱: